六合彩彩特码资料|香港九龙特码资料
首頁 > 娛樂 > 演出 > 正文

婺劇電影《宮錦袍》在橫店殺青 時隔38年婺劇再現大銀幕

提示: 經過近20天的緊張拍攝,浙江婺劇藝術研究院(浙江婺劇團)陳美蘭新劇目創作團隊出品的婺劇電影《宮錦袍》,于3月18日在東陽橫店影視城順利殺青,進入后期制作。

經過近20天的緊張拍攝,浙江婺劇藝術研究院(浙江婺劇團)陳美蘭新劇目創作團隊出品的婺劇電影《宮錦袍》,于3月18日在東陽橫店影視城順利殺青,進入后期制作。

大氣磅礴的婺劇新編歷史劇《宮錦袍》,是以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則天賜給名相狄仁杰的宮錦袍為主要道具貫穿劇情,反映了武則天和狄仁杰“以天下之心為心”的民本思想及兩人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情。該劇獲獎多多,并入選2017年度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創作扶持工程十部重點扶持劇目,填補了浙江省連續8年的空白,受到省政府通報表揚。為了讓更多觀眾看到這一精品劇目,金華市政府出資將此拍成電影,這也是浙婺自1981年拍攝婺劇電影《西施淚》之后,時隔38年,第二部搬上銀幕的婺劇大戲。

通過電影,讓更多的人看到婺劇

電影《宮錦袍》的導演朱趙偉,是河南影視集團總裁助理,國家一級導演。自2005年從事電影導演工作,已先后導演電影作品17部,其中《程嬰救孤》《清風亭》《山村母親》等戲曲電影13部,分別為8個戲曲劇種,作品曾獲國家“五個一工程獎”“金雞獎”“華表獎”和多項國際電影獎。

朱趙偉導演和婺劇的結緣,也是因為《宮錦袍》。3年前,應《宮錦袍》編劇賈璐的邀請,朱趙偉專程來金華看《宮錦袍》演出,這是他第一次看婺劇,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說,浙婺有一批好演員,他們的表演和舞臺上的精氣神,提升了《宮錦袍》劇本。如果不是由浙婺來演,也許達不到現在這樣的舞臺效果。

讓朱趙偉下決心接受擔任《宮錦袍》導演邀約的是去年5月,浙婺 “一帶一路”萬里行巡演到河南鄭州的演出。婺劇《白蛇傳》和《穆桂英》兩場傳統大戲震撼了鄭州觀眾,也同樣震撼了再次觀看婺劇的朱導。朱趙偉說,這兩出戲確實是經典劇目,讓他不僅看到了婺劇行當這么齊全,而且文武戲都這么棒。“特別是《白蛇傳》,我曾看過京劇、昆劇、川劇、豫劇等全國眾多劇種的《白蛇傳》,婺劇非常特別,尤其是白蛇、青蛇的蛇步、蛇形,顯示人蛇一體的舞姿,以及金山寺‘水斗’等場面,讓人嘆為觀止。如果能把這拍成電影,肯定會讓觀眾感覺耳目一新。婺劇有這么多的好劇目,我要盡自己的能力,通過電影的方式,讓更多的人看到。”

著名導演韓劍英執導的舞臺版婺劇《宮錦袍》為電影拍攝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朱趙偉在拍攝電影時,又特意增加了原先舞臺上沒有的兩場武打戲,一方面能更充分的體現婺劇“文戲武做”的特點,將浙婺演員訓練有素的戲曲武功展示出來,另一方面也增加了電影的豐富性和可看性。

拍電影的辛苦,遠遠超過舞臺演出

劇中男女主角武則天和狄仁杰的扮演者,分別是“二度梅花獎”“二度文華獎”獲得者陳美蘭和“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獎主角獎”得主朱元昊。從拍電影的第一天起,他們就經受著身心和演技的巨大考驗。

陳美蘭一般早上五點半起床,化裝、做頭飾得三個半至四個小時。每天除了早飯吃飽外,為了不影響妝容和頭飾扎緊后的效果,中午和晚飯只能用吸管吸食一點稀飯和牛奶,忍饑挨餓成了常態。朱元昊因為進食太少加上長時間勞累,甚至差點暈倒在現場。

武則天的服裝和頭飾重達30多斤,鞋子底厚四寸,從早上穿戴好以后,即使拍到半夜十一二點,中途就算再累,頭、腳再痛也只能堅持著,一是怕重新穿戴費時間,影響拍攝進度;二是電影的大銀幕,可以把任何一個小細節放大許多倍,重新穿戴后怕和前面的鏡頭有差別,影響整體效果。一天下來,不僅脖子痛腰痛腳痛,還惡心嘔吐。攝影棚內的景都是臨時搭建的,為了趕進度,有時前半邊在拍戲,后半邊還在搭新景,搭景材料和噴漆氣味,熏得人直流淚。陳美蘭的哮喘也因此復發,喘不上氣來,每天都要吃抗敏藥控制。

為了符合電影的表現方式,《宮錦袍》的劇本一直在修改中。每天晚上拍攝結束后,都得重新背臺詞,那些長串的類似古文的臺詞,很考驗人的記憶力。

攝影棚很大很空曠,現場有演員和工作人員近200人,免不了有些嘈雜。拍攝時又不能用話筒,為了將現場演員的情緒帶動起來,讓大家聽清楚臺詞,表演時就很費嗓子,一天下來,嗓子就沙啞了。

在舞臺上演出,是一氣呵成的,情感是連續的,一場演出最多兩個多小時。而拍電影是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分開拍,又是單機位拍攝,拍了正面和大場面鏡頭后,又要調換機位從后面再拍,然后拍近景、特寫,很細微的情感都被放大,一段戲要反復演多遍,因為場景的原因,前后戲還要串著拍,很考驗演員的演技和臨場發揮。

在拍攝武則天得知狄仁杰去世心痛落淚的一場戲時,導演怕陳美蘭一時哭不出來,讓人準備了眼藥水備用。陳美蘭始終以飽滿的激情入戲,導演從不同的角度連拍了兩遍,只要一喊開拍,陳美蘭便馬上入戲,把武則天飽含淚水的滿腔不舍和悲痛情緒演了出來,均一次拍攝成功,讓導演非常滿意:“這就是好演員的功底!”

帶傷在拍戲,女兒出生了

毫無疑問,一部戲的成功,需要大家齊心協力用心付出才能有最好的呈現。

在浙婺的團隊中,就有這么一批敬業者,上至80多歲的老演員,下到身懷六甲、帶著傷病的中青年演員。

國家二級演員樓勝,2月20日下鄉演出時,在舞臺上意外受傷,造成膝蓋內側韌帶和半月板撕裂,被救護車送到醫院后,醫生建議手術治療,并要臥床靜養三個月。

在劇中,樓勝飾演武則天的侄子武承嗣,是個戲份不輕的角色。再過10天,《宮錦袍》就要開機拍攝了。為了不影響電影的拍攝,劇組做了兩手準備,一方面讓另一名國家二級演員陳建旭突擊趕排武承嗣的戲,隨時可以頂替樓勝出場;另一方面,讓樓勝積極接受治療,爭取早日康復。

樓勝趕往杭州,向長期為團里演員治療傷痛的中醫尋求幫助。中醫生傾向保守治療,用針灸和敷藥的方法讓傷情得到有效控制和好轉。3月3日一早,樓勝一瘸一瘸地出現在了拍攝現場。他說,拍電影是婺劇史上的大事,每個浙婺人都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在這部戲中,自己沒有武打戲份,腿已經能站立并行走了,加上電影片斷化的拍攝特性,他已經能勝任劇中角色的演出。

作為替補的陳建旭,對此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很為樓勝的復出而高興:“這原本就是樓勝的角色,由他出演肯定更合適。”

除了帶傷堅持拍戲外,另一件事也充分體現出了優秀演員的素質。

樓勝的妻子楊霞云,也是浙婺的國家一級演員、戲劇梅花獎獲得者。原本也是《宮錦袍》劇組一員的她,因為懷孕不能參加拍攝。《宮錦袍》宮女的舞蹈是由楊霞云主排的。2月28日,前一天剛從農村演出回來的眾多群演要進行排練,還有10余天就要生產的楊霞云挺著孕肚到中國婺劇院為大家排練。這個尚未出生的孩子,被導演稱為“劇組最小的工作人員”。

3月9日傍晚,在醫院痛了一天一夜的楊霞云,產下了一個6斤重的女兒,此時的樓勝剛剛結束了一天的拍攝。當晚,樓勝匆匆趕回金華,在醫院陪伴妻子和女兒3個多小時后,又開車回到橫店,因為第二天一大早6點鐘,他要化好妝繼續進棚拍攝。此后一連多天,樓勝都沒法回家照顧妻子和孩子,只能用電話和視頻表達思念和問候。

不計名利,甘做無名英雄

今年64歲的國家一級演員劉志宏,雖已退休,這次主動請纓扮演一個沒有一句臺詞的大臣,每天在攝影棚帶妝等待十幾個小時,人雖辛苦,心情卻很好。

劉志宏15歲進團,1981年浙婺第一部電影《西施淚》在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他就飾演一個土兵,還是男主角范蠡的配唱。時隔38年,當年和自己同批進團參加拍攝的30多人中,只有自己一人參與了浙婺第二部婺劇電影的拍攝。他說:“我能為這兩部電影盡綿薄之力,感到非常榮幸。這次雖然還是個配角,也許在鏡頭里連臉都看不清,但我仍要認認真真地演好每一場戲,這樣整臺戲才會好。”

這次浙婺上下同心協力,每個部門都全力配合,在拍攝戰爭和逃難場面時,需要眾多士兵和群眾演員,80多歲的邵小春、朱云香等老演員和已經退休的國家一級演員鄭麗芳、李月秋、吳淑娟等,都來到了拍攝現場,而浙婺的道具、服裝、燈光、樂隊工作人員也統統換上戲服,充當臨時演員,這種一呼百應的場面,讓導演贊不絕口。

青年演員陳麗俐因病連續掛瓶多日,點滴打到雙手浮腫,為了不影響拍攝,都是等拍戲結束再到附近小診所繼續掛瓶;連續兩天帶妝十幾個小時后,青年演員巫文玲臉頰被貼片拉破紅腫,到醫院上藥后又馬上趕了回來。

國家一級演員范紅霞,是舞臺版《宮錦袍》武則天的B角演員,在電影版中她沒有一個鏡頭,每天卻早早地來到攝影棚。在導演試戲時,為“武則天”走臺、站位,或者給“武則天”對手戲演員配戲、對臺詞,等陳美蘭化好妝后,就能直接進入實拍階段。

還有不少演職員則主動擔起了后勤保障工作,哪里缺人到哪里幫忙,不計名利,甘做無名英雄。

正如陳美蘭所說,全院上下這么多人為拍攝《宮錦袍》默默付出,沒有報酬,不計得失,毫無怨言,讓自己非常感動。“我們只有排除萬難,竭盡全力地拍出一部藝術水準高、口碑好、不負重望的婺劇電影佳作,才能對得起婺劇,對得起熱愛婺劇的所有人。”

按計劃,婺劇電影《宮錦袍》,經過近半年的后期制作,爭取在今年10月前上映,向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蘇宣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