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彩特码资料|香港九龙特码资料
首頁 > 情感 > 正文

放不下的兒女 回不去的老家

提示: 12月16日下午,新獅街道柳湖社區的活動室里,一群說著南腔北調的老人,正跟著大學生志愿者學做手心腦保健操。“非常滿意”“非常感謝”……對于年輕人的熱心陪伴,老人們充滿了感激,這是他們在異鄉漂泊中獲得的意外的“驚喜”。

12月16日下午,新獅街道柳湖社區的活動室里,一群說著南腔北調的老人,正跟著大學生志愿者學做手心腦保健操。“非常滿意”“非常感謝”……對于年輕人的熱心陪伴,老人們充滿了感激,這是他們在異鄉漂泊中獲得的意外的“驚喜”。

連日陰雨,活動開始時陽光忽然露臉。老人們笑著參與活動,真誠地分享經歷,也難得地迎來了屬于自己的放松時間。參加這樣的活動,他們要等兒女放假,要等孫兒午睡,但現場還是有兩名老人把外孫、孫女帶在身邊。

過去人們常說“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而現在“孩子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的情況越來越多。人到老年背井離鄉,追隨子女到異鄉,這樣的老年群體被媒體稱之為“老漂族”。據報道,中國現有近1800萬名老人這樣“漂”著,其中專程去照顧孫輩的比例高達43%。他們在校門口熙熙攘攘的接娃大軍里,在菜場川流不息的買菜人群里,在小區廣場上抱著孩子遛彎的老人里,卻不在當地醫保的報銷范圍內,不在社區老年服務的登記名單上。

有人說,他們是漂泊者,年紀大了還要離開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也有人認為,他們并不孤單,只是還不適應,至少子女就在身邊,還能弄孫為樂。隨著“老漂族”群體日益龐大,如何關愛這個群體,提高他們的幸福感和歸屬感,已經為許多人所關注。

A 老漂“歸”來,因為二寶來了

柳湖小區是金華“老漂族”較多的小區,但說到具體的數字,一名姓李的社區工作人員搖了搖頭:“他們什么時候來,什么時候走,都不會來社區登記,因此我們很難統計。據粗略估算,小區住戶中有外地老人來幫忙帶孩子的比例應該已經超過50%。”由于當前社區管轄以本地戶籍人口為主,加上社區管理事務本身十分繁雜,鮮有社區主動統計區域內“老漂族”數據,也極少對他們的需求進行專門研究。

62歲的魯阿姨是江西人,2009年孫女在金華出生,她便過來幫忙。一轉眼,孫女都上小學三年級了,魯阿姨也成了柳湖小區的資深“老漂”。平時,在小區里進進出出,她常和鄰居們打招呼,但是出了小區,她就沒有熟人了。在金華生活的近10年里,魯阿姨很少走出小區,活動半徑不超過2公里。

魯阿姨算是小區里比較愜意的“老漂”,因為孫女大了,她不用再像剛來的時候那樣緊繃著神經像陀螺一般圍著孩子轉了。孫爺爺夫婦從山東萊蕪到金華還不到1個月,生活得就不太自在了。

首先是氣候不適應,北方這個時候已經開暖氣了,而南方的濕冷就算開了空調也無法調和,更重要的是,開空調產生的電費也不符合老人們的消費習慣。其次是吃得不習慣,山東的饅頭又大又實有嚼頭,金華市場上買不到,老人們只能自己動手。早晨5點,孫爺爺夫婦就起床了,簡單洗漱后就開始做早飯。取出前一天晚上發酵的面團,揉按搓切、上籠開火。兩歲的外孫女不喜歡吃饅頭,要為她再煮一小鍋白粥。

8點左右,女兒和女婿吃完早餐離開,孫爺爺帶著外孫女下樓遛彎,孫奶奶在家里收拾碗筷、打掃房間、清洗衣物。兩個小時后,孫爺爺會帶著外孫女和菜一起回來。孩子正是蹣跚學步的時候,孫爺爺不敢大意,就怕出了意外對女婿不好交代。孫奶奶也坐不下來,忙完了家務,就差不多要準備中飯了,她和老伴啃個饅頭,配點蔬菜就能湊合,外孫女的伙食可不能將就。于是,和面、剁餡、搟皮、包餃子……蘿卜豬肉餡受到了外孫女的捧場,看著她連吃6個水餃,老兩口心滿意足地笑了。

午飯后,要哄孩子睡覺,哄完了還得陪著,不然外孫女就容易驚醒。孩子睡醒了,又要開始準備全家人的晚餐。

孫爺爺夫婦的山東口音重,他們也聽不懂很多鄰居說的話,倒是外孫女鸚鵡學舌適應得快,說話口音里已經有了山東腔。女兒和女婿似乎并不喜歡這一點,盡管他們都是山東人,在交流、教育的過程中,常常糾正孩子的普通話發音。“來這里之后,每天的生活就是圍著外孫女轉,除了買菜,連家門都不太出。不習慣啊,這兩天我們已經開始盼過年了,到時候全家人就可以一起回老家了。”孫爺爺說。

7年前,于阿姨夫婦和孫爺爺老兩口的狀態差不多,不到65歲的兩位老人來到金華幫忙帶孫子。帶了一年多,老家的公公生病了,于阿姨和丈夫就回到湖北老家照顧老人去了。兩年后,公公去世了。沒多久,媳婦懷上了第二個孩子。于阿姨老兩口又“漂”回了金華,他們的年紀更大了,任務也更重了。兒媳被單位外派到新加坡工作,兒子正處于事業沖刺階段,照顧兩個孩子的重任就更多地落在了這兩位七旬老人的身上。

“帶老大時覺得還好,帶老二確實有些力不從心,但我們喜歡孩子,心里是非常高興的。”12月16日,社工和志愿者來小區組織老人活動,于阿姨很感興趣,但小孫女不愿在活動室里待著,也不愿意老老實實地被抱著。于阿姨和老伴到了活動現場,卻只能在門外用志愿者給的氣球逗孩子玩。

B當老漂的子女也成了老漂

“老漂”們在家鄉多被視為“子女有出息又孝順、老人進城享清福了”。在城市生活的同時,他們或多或少都會遇到一些麻煩:比如生活方式與行為習慣等不合拍、不協調,覺得自己說不好普通話,跟子女之間有代溝等。關注到這一群體的特殊性,金華市樂福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的社工為他們設計了一個獲得家庭和社會支持的公益項目,并爭取到了政府購買服務的公益創投資金。

社工和志愿者走進社區,引導“老漂族”走出家門,在傾訴和聆聽中走近鄰居,在豐富的活動中增進情感。他們雖然年輕,卻懂得老人們的細膩和敏感,每次活動都設計得很走心。短短兩個小時的活動,從簽到到告別的每一個環節,社工和志愿者會與每一名老人親切互動,他們要記住老人的姓名,要細心觀察他們在活動中的反應,以便及時給予幫助和引導。就拿16日學做心腦保健操為例,20位老人的身邊有6名志愿者陪做,“穴位在這”“力度別太大”“要不要喝點水”……在這么多年輕人的呵護下,老人們一個個敞開了心扉。

沈爺爺今年79歲,10多年前為了照顧孫女,和老伴從義烏搬進柳湖小區。兒子和兒媳工作忙,孫女在6歲前都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祖孫之間的感情很深。然而,孫女6歲那年,兒子離婚了,孩子跟著媽媽離開了。“每年孫女的生日、春節,我都給她準備了紅包,但到現在都沒有送出去。我這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再和孫女見一面……”

“我特別喜歡這些志愿者,我太孤獨了,去年一年里,陪我時間最長的就是這些志愿者。”84歲的錢奶奶老家在蘭溪,丈夫在10多年前因病去世后,她就賣了老家的房子,跟隨小兒子住到了柳湖小區。錢奶奶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現在家里已經有了第四代,可四代不能同堂,錢奶奶反而更寂寞了。

“我一天到晚都是一個人,一天到晚啊。”錢奶奶說,孩子們都有出息,也不是不孝順,只是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大兒子一家在蘭溪,大孫子一家剛剛來看過她,送來了很多生活用品,聽說她要參加社區活動,還開車把她送了過來。與孫子聊天相比,錢奶奶更喜歡社區活動的熱鬧,“跟他聊每次都是‘身體好不好’‘需要買點啥’,不像和大家在一起這么熱鬧,還能說說心里話。”

錢奶奶的小孫子在南京工作,結婚生子后,小兒子和媳婦就去了南京。女兒一家的情況也類似,去年定居北京的孫女結婚了,今年孩子出生了,女兒和女婿已經搬到了北京幫忙照顧了。“我已經沒有能力為下一代服務了,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就是對他們做貢獻了。”錢奶奶不疾不徐地介紹著自己的情況,對于自己的獨居生活,她坦然接受著。她說好在身體還好,生活還能自理,就是遛彎時不敢走出小區了。

錢奶奶參與樂福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的項目后,社工和志愿者每周會到她家進行志愿服務。“他們每個星期都來看我,比我的孩子來得還勤快。我不需要他們幫我干活,陪著我聊聊天,散散步,我就很高興了。”

C 抱團取暖讓漂著的心定下來

“明天我來陪你!”錢奶奶話音剛落,圓桌邊的王阿姨便喊了起來。她是錢奶奶的鄰居,從吉林來金華帶孫子已經有7年了。看著錢奶奶一個人進進出出,王阿姨經常熱心地跟她打招呼,有時候也會陪她走一段路,一來二去兩人就熟識了。聽說錢奶奶家里的情況后,王阿姨更心疼老人了。

樂福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在柳湖社區圍繞“老漂族”展開的活動已經持續了1年,在提供豐富多彩的“解悶”方式的同時,社工更希望幫助老人建立一個穩固的朋輩互助體系,也就是讓“老漂”們互相熟識、抱團取暖。

對一些“老漂”來說,人雖然搬到子女身邊了,精神需求卻沒有被滿足。段阿姨是遼寧人,來金華之前,她幾乎沒有猶豫,“漂就漂唄,總比在家當空巢老人好。”但和兒子媳婦住在一起后,她仍然覺得寂寞。“他們都很忙。回來后,要么看電視、玩手機、逗孩子,要么還要忙工作。我理解,他們白天累了一天,不想說話很正常。”其實老人心里就想孩子多陪自己聊聊天,說什么都好,但“你再陪我聊聊天”這種話她又說不出口。

“我們在調查的過程中發現,搭建一個共同的平臺,將這些‘老漂’個體組織起來,讓他們可以走出家門、坐到一起,相互認識、增進聯系、團結互助與共同行動,是最為迫切也是最有效可行的路徑。”“樂福”社工黃鳳英介紹,從2017年2月以來,他們已經為柳湖小區的“老漂”們組織了10多次交友活動,這些老人的生活慢慢發生了變化。

“老漂”們從最基礎的相互認識,到在養生講座上踴躍答問,再到積極參加社區納涼晚會、興趣小組,漸漸有了參與社區活動的熱情和融入城市的需求。在“家鄉故事會上”,老人們從自己年輕時候的奮斗講到晚年生活的心態,分享著平時對子女都說不出口的心里話。在綠植交換活動上,老人們把禮物送給新交的鄰居朋友,他們互加微信、一起合影,相約一起買菜、接送孩子。在“尋寶大賽”活動中,老人們分工合作,組團比拼,既愉悅了身心又增進了友情。再后來,“老漂”們有了羽毛球隊、廣場舞隊,有不少老人還開始姐妹相稱了,老人的子女們也察覺到了他們變得開朗愛笑了。如今,社工組織針對“老漂”的常態化活動已經告一段落,但這些老人的互動活動才剛剛熱鬧起來。

“以前我連門都不想出,現在和‘老姐妹們’一起就不一樣了。周末孩子們有空的時候,我們會一起到附近去玩玩,浙師大、尖峰山、雙龍洞都去過了。”從吉林來金華的王阿姨說,抱團取暖讓老人們漂著的心安定了下來,如今,她走在社區里隨處可以碰到熟人,見面都打招呼,“感覺心情開朗多了,生活比之前有意思”。“我兒子去年在金東區買了新房,雖然那個小區的硬件條件更好,可我不愿意搬過去。在柳湖我還有熟人,搬到那里,一切是不是又要重新開始?”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蘇宣萌
關鍵詞: 兒女 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