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彩彩特码资料|香港九龙特码资料
首頁 > 情感 > 正文

對不起 請遠離我的生活

提示: “12歲那年,我意外地發現他出軌;15歲那年,他拋棄了我和母親;22歲時,我想出國讀研,他冷漠地拒絕了我的求助;今年我27歲,將要和心愛的女孩一起踏進婚姻的圣殿,他卻想要出席我的婚禮,想對我的人生指手畫腳……”

“12歲那年,我意外地發現他出軌;15歲那年,他拋棄了我和母親;22歲時,我想出國讀研,他冷漠地拒絕了我的求助;今年我27歲,將要和心愛的女孩一起踏進婚姻的圣殿,他卻想要出席我的婚禮,想對我的人生指手畫腳……”

QQ上,大言(化名)的講述滿懷憤懣,他對那個給了他生命卻沒有盡到父親責任的男人充滿了排斥與仇恨。他說,“父親”是一個神圣的稱呼,可那個人如今只是一個與他有著血緣關系的陌生人,他沒有資格在缺席他的人生那么多年后強行闖入他的生活……

記憶支離破碎,傷害卻歷歷在目

12歲之前,我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男孩,有著所有同齡男孩的活潑、頑皮和快樂。記憶中,我曾經的家是一個普通卻溫暖快樂的家。父母都是事業單位職工,每天的生活很規律、很平淡,卻不乏溫暖。現在回想,也許當時母親對父親的出軌已有覺察,可為了我卻努力掩飾,竭盡所能制造平和溫馨的家庭氣氛。

我12歲那年的10月,一個周末,因為媽媽到外地出差,所以父親來學校接我回家。上車的時候,我驀地發現副駕駛座上坐著一個陌生的年輕女人,她朝著我微笑,我愣住了。父親催我上車,說那個女人是他的同事,他送我回家后要跟她一起出去忙工作。我禮貌地叫了一聲“阿姨好”,坐到了后排。

途中等綠燈的時候,我不經意地看見父親的手和那個女人的手握在一起,一種突如其來的曖昧在車廂里彌散,我只覺得很惡心,卻終于沒有說什么,仿佛就在那個瞬間,我突然長大了,不再是那個編出理由騙零食吃,用各種幼稚的理由要挾著父母給我買遙控玩具車的小男孩了。

到了小區門口,父親讓我自己下車回家,然后帶著那個女人疾馳而去。我心里有一種說不出的難過,回到家,我很想給媽媽或者奶奶打電話,卻終于還是放下了話筒。我的懵懂歲月,就在那個秋日的午后戛然而止了。那天晚上,媽媽10點多才回到家,她放下行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我房間來看我。我很想跟媽媽說我看到的一切,但終于還是忍住了。

那之后,我對父親疏離了,不再像從前那樣黏著他帶我去騎車、打球、玩遙控賽車。而他,似乎也了然一切,平日相對總是有意無意避開我的眼睛,默契地跟我保持著那份疏離。在我生日的時候,他會送我一只很貴的籃球,或是一輛新款的遙控賽車,似乎是在褒獎我的沉默,而我總是把他送我的東西扔到墻角那只大大的整理箱里,不再碰觸。

可惜,即便我保持緘默,父母的婚姻還是沒能繼續。我15歲那年,他們離婚了,父親很快就再婚了,和那個坐在他汽車副駕駛座上的女人。后來我才知道,是那個女人先離婚,然后我父親也離婚了。

父母離婚后,媽媽哭了好多天,一次次跟我說“對不起”,她說她以為只要她一直隱忍,就可以給我一個表面上完整的家,沒想到,最后就算她肯委曲求全,父親依然狠得下心來拋棄我們母子。

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他冷淡得像個路人

父親把房子留給了我和媽媽,帶走了所有的存款和汽車。我的高中三年過得很壓抑,要抵擋知情的熟人、朋友的各種打探,還要設法在新認識的朋友面前搪塞家庭情況,不知道是出于自尊還是自卑,我就是不想別人知道我是單親家庭的孩子,不想別人同情或鄙視我。

離婚之后,父親沒有給過我們一分錢,因為他覺得房子一直在增值,而他帶走的錢只夠付他新買那套房子的首付,他還要還半生的房貸。離婚協議上約定每年給我的學費、生活費他一分不給,多出來的補課費資料費什么的更不要指望。媽媽是個要臉面的人,就算實在周轉不過來,她刷透支卡、問親友借錢,也沒去父親單位鬧,沒去要求法院強制執行,她覺得丟不起這個人,更不想我因此被憐憫被嘲笑。

大學四年,我靠著媽媽的工資和自己做家教的收入生活,還慢慢還掉了高中三年因為交補課費和媽媽生病向親友借的錢。大四那年,身邊很多同學申請出國讀研,我也有些心動,覺得留學回來后可能比較容易找工作,職位、薪水也比國內大學的本科生更有競爭力。為了省錢,我選的都是美國公立大學,希望能靠著獎學金和勤工儉學支付大部分學費,但自己還需要準備15萬元左右。

收到美國3所大學的預錄取通知后,我第一次主動給父親發了一條短信,跟他說我想出國讀研并已收到offer,希望他在資金上能給我一些支持。就算是先借給我,等我工作以后慢慢還給他。沒想到,沉默了3個小時后,父親給我回了一條短信,說他要還房貸,要養家糊口,沒有錢給我。他還奉勸我量力而行,放棄出國讀研的計劃,不要給我母親增加經濟壓力。

本來我還抱著50%的希望,以為父子血脈相連,父親再怎么無情,也不至于如此決絕。可漫長的3小時等待后看到那樣的一條回復,我終于死心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那個傍晚,我在江邊獨坐到深夜,趁著夜幕瘋狂飆淚……

好在老天眷顧,我拿到了美國一所大學的全額獎學金,如愿去讀研。后來聽說,父親四處炫耀,說我有多么多么優秀,他的基因如何如何的好,我心里對這個無恥的男人充滿了鄙夷。我讀研二的時候,一個親戚告訴我,父親現任妻子和前夫的女兒也去美國留學了,學費是我父親和他現任妻子共同負擔,四年本科的費用,是我當年向他求助資金的好多倍。

對此,我無話可說,也不想自己的人生再跟這個無情的人有任何交集。

他的突然出現,讓我難以接受

留學回國,我進了杭州一家公司工作,后來被派駐金華分公司。

如今,我的事業取得了穩步發展,始于大學的愛情也瓜熟蒂落。今年國慶節,我和心愛的女孩訂了婚,計劃明年2月結婚,酒店已經訂好,婚慶環節也正在籌備中。

沒想到,音信杳然的父親現身了。上周六晚上,他突然來到我家,放下一個裝有1萬元現金的信封,說是給我舉辦婚禮用的。然后,他說他要出席我的婚禮,并囑咐我要抓緊利用好我未來岳父的人脈資源,打開局面拓展我自己的職場上升空間。我和媽媽都愣住了,這是演的哪一出?缺席我的人生這么多年后,他憑什么以為他有資格出席我的婚禮?他憑什么按照他鄙俗的三觀來指點我的人生?

沉默了一會之后,我壓抑著火氣請他離開,把裝著錢的信封塞進他的口袋。連推帶趕把他轟出家門。作為兒子,我知道自己的言行很沒有教養和禮貌,但我真的不想再看到他那副市儈的嘴臉。那一晚,媽媽掉了半夜的淚,她說原以為他良知未泯,想對我這個親生兒子盡一點點心,沒想到他是看我現在過得挺好,所以才想來重續父子情。盡管如此,媽媽還是勸我原諒他,說他畢竟是我生父,婚禮上出現一下也沒什么不妥,總比讓女方親友對我出身單親家庭議論紛紛好。

周三,我和未婚妻回她家吃晚飯。她父親刻意輕描淡寫地跟我說,我父親去他辦公室找過他,跟他親家長親家短,然后說了一通當年拋下我們母子的無奈,訴說眼下他來自事業和家庭的壓力和困頓……我無地自容,為自己有這樣一個父親……繼而又豁然開朗,原來我父親在意的根本不是我這個兒子,不是我們血脈相連的父子情,而是想借機跟我的準岳父搭上關系。

我想告訴這個不愿付出真情只想利用親情的無恥男人,不要以為你給了我生命就能以父親的身份自居了,請遠離我的生活,不要用你庸俗污穢的人生哲學來玷污我的人生。

人性中有光輝也有污穢,父子間的血脈親情都能被作為籌碼拿來交易,著實令人開眼。“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如果你無法寬容和原諒,就選擇繞道吧——繞開鄙俗和猥瑣,去走向自己想要的澄澈明凈。歡迎讀者朋友撥打濃情敘事熱線83186292或登錄“悠悠的濃情敘事”空間 http://125059335.qzone.qq.com,發表你的意見和見解,講述你的幸福或者悲歡。

 
 
來源: 作者: 責任編輯:蘇宣萌
關鍵詞: 生活